当前位置:河南卫生计生新闻网业界新闻

高薪聘请,终让“大医生”落户“小医院”

2016年08月23日09:54 来源:医药卫生网

  30万元以上年薪!去年底,深圳市罗湖区公开招聘优秀全科医生。全国千余人报名,不乏专家教授,这里面就有尹朝霞。

  令她吃惊的是,当她放弃北京户口和今年可以到手的博导资格,决定来到罗湖,很多同行都表示支持:到深圳是对的。

  南下深圳,尹朝霞为什么出乎意外得到大家的支持?除了高薪,为了支持、培养引进的全科医生,罗湖做了什么?来到新环境,他们在基层社区有何用武之地?

  全科医生有配套补贴,薪酬将达专科医生1.5—2倍

  2010年,曾在心内科干了20年,身为医学博士、安贞医院教授的尹朝霞决定下社区。“想搞慢病防治,不想在病人病情很严重时才介入。”然而,随后在北京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的5年间,她时常困惑,“实际与当初的想象不太一样。”

  2011年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》。今年6月,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指导意见的通知印发,明确了全科医生作为家庭医生的主力地位。但全科医生待遇不高、地位较低,影响了相关政策的有效落实。

  当下,我国医疗服务系统仍以专科医学模式为核心,其职业上升路径较为明确,而全科医生则发展路径不畅。此外,社区健康服务中心门诊接触的疾病相对较少,全科医生没有人带,成长受限,老百姓也不怎么认可。公开资料显示,我国全科医生仅占医生总数的3%,美国则占30%—40%,法国、澳大利亚等接近50%。

  今年,像尹朝霞这样的优秀全科医生罗湖引进了30名。罗湖医院集团院长孙喜琢说,未来全科医生的薪酬待遇至少要达到同级专科医生水平,最终达到后者的1.5—2倍。

  现在,尹朝霞是东门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的主任,除了30万元起的年薪,她还享受罗湖对高层医疗人才的住房安居、配偶就业、子女入学等补贴和保障。一年中,全科医生还有3个月时间在医院科室轮岗,有机会接触更多更复杂的病例。针对全科医生晋升难题,深圳目前正制定更完善的政策。

  全科医生防胜于治,医保从“保疾病”转向“保健康”

  “给全科医生开出的待遇很有竞争力。”在尹朝霞看来,这背后体现了罗湖医改的整体思路——吸引优秀全科医生,推动医疗资源下沉,让居民信赖全科医生,实现居民“少生病、少住院、少负担”。

  不同于专科医生,全科医生强调持续性、综合性、个体化照顾。专科医疗负责疾病形成以后一段时期的诊治,类似于“医学科学家”。全科医疗则负责健康时期、疾病早期,还有长期照顾经专科诊疗后无法治愈的各种病患;其关注的中心是人而不是病,类似于“医学服务者”。“全科医生不仅是居民健康守门人,还要在健康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,真正降低发病率和慢病死亡率。”尹朝霞认为。

  “大医院越建越大,看病却越来越难。”在尹朝霞看来,走出这样的医疗怪圈,医疗服务要从以疾病为中心转为以健康为中心。

  在罗湖,医保正向全科医生倾斜,从“保疾病”转向“保健康”。罗湖区卫生计生局局长郑理光介绍,今年起罗湖将医保支出总额与上年度比对,“结余奖励、超支自负”,签约居民的行为不受影响,居民健康管理和预防保健还有目标考核。他举例说,深圳市2015年脑卒中患者有22772例,如果健康管理做得好,这类病人减少20%,可节约医保费用超10亿元。

  因此,罗湖各社区的家庭医生服务内容不仅有常规的六大项,还有各种预防保健服务、家庭病床、医养融合养老、个性化签约等。除了全科医生,组成人员还有专科医生、公共卫生人员、护理骨干、营养师、心理咨询师、健康管理师等。截至2016年6月底,签约居民达36万余人,相比2015年增长278%。

  “要建立让基层医务人员有动力去做预防和基本医疗工作的机制,引导基层医务人员主动维护居民健康,并得到相应的合理回报。”中科院院士、中华医学会全科分会主任委员曾益新说。

  财力充足、卫生投入多,“罗湖经验”短期内难以复制

  除了尹朝霞这类优秀全科医生,今年罗湖还引进了41名规培全科医生,罗锦烨就位列其中。经过规范化培训,她成了一名合格的全科医生。

  罗锦烨也来自东门社区健康服务中心,是辖区内近100位居民的签约家庭医生。东门社康中心隶属罗湖医院集团,下辖2个街道的7个社区,目前有115名医技人员,家庭医生团队10个。

  每周,罗锦烨都要到签约居民家里上门一次,其他时间在社康中心坐诊,或到社区做健康宣教。居民家庭医生服务一年一签、服务免费,包括健康档案管理、健康教育和咨询、慢性病指导和随访、就诊预约、转介转诊等10项服务。

  每当罗锦烨上门服务,开出医嘱,药方很快传回药房。过不了多久,药品就能送上门。东门社康中心建有“智慧药房”,机械化审方、发药工作都通过信息化手段完成。通过“健康罗湖”APP手机软件,药师能为居民提供线上或面对面药学服务。有资质的药师还参与家庭医生团队。这里,有为重点人群提供的可穿戴设备,如远程血压计、远程心电图机等,利用互联网管理;还有区域集中远程影像诊断中心集中阅片、诊断,社康中心放射科可以仅保留技师。此外,医养融合的家庭病床服务也“高大上”,通过互联网、蓝牙技术、云计算等建立医养融合大数据库。

  如此水平的服务在其他地方还不多见。从全国来看,全科医生非常紧缺,注册人数仅8万名。据统计,罗湖医院集团全科医生一年增加了116名,社康中心诊疗量增长62.2%,预计全年诊疗量将突破300万人次。这个数字让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副教授胡薇非常惊讶,因为这远远超过全国基层诊疗量增长的平均水平。

  “解决看病难、看病贵,关键是先让居民少生病、少住院、少负担、看好病。这就要做好预防保健。”罗湖区副区长邹永雄说。据了解,罗湖医院集团是罗湖去年组建的唯一法人的紧密型公立医院集团,由5家区属医院和35家社康中心组成,全科医生是其中的重要环节。2016年,罗湖对社康中心的预算投入达2.02亿元,占卫生总投入的27.2%。

  “深圳是特区,理念先进,利益阻碍不深,很多体制机制改革可以走在前面。再者,深圳人口年龄结构比较年轻,医保结余多,改革回旋空间大。”胡薇分析,深圳财力雄厚,去年财政收入增速大概是30%,卫生投入比较多。在她看来,这样高薪聘请全科医生在别的地方一时恐怕还难以做到。

责任编辑:和梦瑶